www.3112.net > 变色龙契诃夫续

变色龙契诃夫续

奥楚蔑洛夫裹紧大衣,穿过市场的广场径自走了,后面仍跟着他的巡警。一路上,他不断的想着刚才自己的表演。好险!要不是自己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和随机应变的本事,结果还不知道会如何。他又想起刚才辱骂将军的话,不由得把大衣裹得更紧了。可不要...

不久,镇上来了一位新将军,原来的将军则远调。而这位新来的将军不是别人而是赫留金的弟弟。 奥楚蔑洛夫假惺惺的前来拜访:“恭喜恭喜!赫留金老兄,您弟弟是将军了,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。”奥楚蔑洛夫笑着说。 只见赫留金把头一抬:“哼1接着讽...

奥楚篾洛夫走后,赫留金很不服气,心里暗暗谋划着...... 几个月后,又在那宽敞得没有一个人的广场上,又一只狗。“哦!就是上次那只狗没错 赫留金认出了那条狗,气不打一处来,上次的屈辱让他咬牙切齿。于是,他捡起一块石头朝一扇黑得可怕的窗子...

警官奥楚蔑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,手里拿着个小包,穿过市集的广常他身后跟着个巡警,生着棕红色头发,端着一个罗筛,上面盛着没收来的醋栗,装得满满的。四下里一片寂静……广场上连人影也没有。小铺和酒店敞开大门,无精打采地面对着上帝创造的这...

一只小狗咬了金银匠的手指,巡官走来断案。在断案过程中,他根据狗是或不是将军家的这一基点而不断改变自己的面孔。作者通过这样一个滑稽的故事,把讽刺的利刃对准沙皇专制制度,有力地揭露了反动政权爪牙们的无耻和丑恶。

警官奥楚蔑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,手里拿着个小包,穿过市集的广常他身后跟着个巡警,生着棕红色头发,端着一个罗筛,上面盛着没收来的醋栗,装得满满的。四下里一片寂静……广场上连人影也没有。小铺和酒店敞开大门,无精打采地面对着上帝创造的这...

第一部分(1—5段)写警官奥楚蔑洛夫遇到了一场乱子——狗咬伤人这一案子的发生。(开端) 第二部分(6—23段)对奥楚蔑洛夫处理案子时的声色变化作了鲜明的对比,(发展) 第三部分(24—27段)最后确定狗的身份是将军哥哥家的,警官奥楚蔑洛夫相应...

厨师普洛诃尔领着小狗来到将军家,后面跟着穿着军大衣的警官奥楚蔑洛夫。卫士将奥楚蔑洛夫领进客厅,奥楚蔑洛夫看上去有点冷,不时将军大衣裹紧。 奥楚蔑洛夫站在客厅中,等着将军的哥哥——乌拉吉米尔﹒伊凡尼奇的到来。过了许久,伊凡尼奇从楼上...

奥楚篾洛夫走后,赫留金很不服气,心里暗暗谋划着...... 几个月后,又在那宽敞得没有一个人的广场上,又一只狗。“哦!就是上次那只狗没错 赫留金认出了那条狗,气不打一处来,上次的屈辱让他咬牙切齿。于是,他捡起一块石头朝一扇黑得可怕的窗子...

变化:第一次判定(6—8段):弄死狗,罚狗的主人。 作出判定的根据—不知是“谁家的狗”。 第二次判定(9—13段):狗是无辜的;原告是“敲竹杠”。 作出判定的根据—有人说“这好像”是“将军家的狗”。 第三次判定(14—17段):狗是“下贱胚子”;“原告”是受...

网站地图
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3112.net
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www.3112.net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zhit325@qq.com